关于做好新常态下食品消费维权工作的思考
——写在新《食品安全法》施行前
  发布时间:2015-07-07  信息来源:北京市消协 复制网址 打印
摘要:消协组织应当利用新法创造的有利条件,充分发挥自身作用,克服当前食品消费维权过程中存在的困难,研究做好新常态下食品消费维权工作,凝聚维权合力,共同开创食品消费维权新局面。

北京市消费者协会  陈凤翔 闫毓珊

一、概述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食品安全问题关乎国计民生。然而,目前我国食品安全监管体制存在诸多问题,食品安全事件仍呈现易发、多发态势,广大消费者的人身健康得不到有效保障。加强食品安全监管势在必行,而完善食品安全法律法规是前提和基础。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以下简称《食品安全法》)已由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将于2015101日起正式施行。

这部“史上最严”《食品安全法》的施行无疑标志着食品安全监管步入“重典治乱”的新常态。新《食品安全法》强化监管的同时,也将为消费者维权提供更有力的法律保障。消协组织应当利用新法创造的有利条件,充分发挥自身作用,克服当前食品消费维权过程中存在的困难,研究做好新常态下食品消费维权工作,凝聚维权合力,共同开创食品消费维权新局面。笔者结合工作实践,就如何做好新常态下食品消费维权工作做一些思考。

二、当前食品消费维权过程中存在的困难

食品类投诉一直是消费投诉的热点和难点。据统计,2015年上半年,全市消协系统受理食品类投诉的数量和比重都较2014年同期有大幅上涨,其中因食品质量问题引发的投诉占食品类投诉总量的比重最大。现阶段无论是消费者在维权过程中还是消协在调解工作过程中都存在一些实际困难:

1、食品类投诉调解难度大

食品类投诉调解难度较大,一是部分经营者责任意识不强,在适用惩罚性赔偿的投诉中,不积极配合消协工作。由于《食品安全法》的普及以及“职业打假”现象的增多,食品类投诉中,消费者要求惩罚性赔偿的较多。由于消协调解遵循双方自愿原则,惩罚性赔偿条款使得经营者的赔偿责任加重,特别是十倍赔偿价款的总额过高时,经营者往往以事实不清或消费者“知假买假”等理由,拒绝消费者的十倍赔偿要求。新《食品安全法》施行后,惩罚性赔偿金的最低标准将提高到一千元,调解难度将进一步增加。二是食品类投诉情况复杂,多存在举证难、责任认定难的情形。很多消费者没有保留超市购物小票的习惯,难以就其与经营者之间的买卖关系举证;因食品的特殊属性,在消费者主张食品中存在异物,而食品已被拆封等很多情况下,双方责任很难说清。此外,保健食品销售人员采用欺骗手段推销产品等问题,消费者都很难提供证据……由于食品类投诉多存在举证难的情况,很多事实难以说清,双方责任认定困难,给调解带来很大难度。

2、食品类投诉中两种惩罚性赔偿条款的适用存在交叉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消法》)和《食品安全法》均有惩罚性赔偿条款,为消费者主张赔偿提供了不同依据。二者在适用情形上既存在区别也有重叠。食品类投诉的情形复杂,在调解过程中,是否适用惩罚性赔偿以及依照哪部法律规定进行赔偿,应当有理有据,既要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要引导消费者理性维权,这对调解人员在法律的理解和掌握上提出更高的要求。

《食品安全法》惩罚性赔偿条款的适用侧重产品是否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如果存在“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产品或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产品”的情形可适用此条款;而《消法》惩罚性赔偿条款的适用侧重经营者的欺诈行为,即无论销售的产品是否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只要经营者在销售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即可适用。新《食品安全法》施行后,在责任竞合的情况下,适用新《食品安全法》将对消费者更加有利。

3、行政投诉渠道不畅,消费者维权不便

新《消法》第三十九条明确了消费者和经营者发生消费者权益争议时的五种解决途径,“向有关行政部门投诉”是其中之一。而部分消费者反映,食品监管部门受理消费者投诉举报后,只对违法行为进行查处,对消费纠纷不作处置;而工商部门在食品监管职能划转后也不再受理食品消费投诉。对于食品监管部门是否受理消费纠纷,实践中做法不一,虽然存在个别例外,但大部分区县的食品监管部门并不调解消费纠纷。我国老百姓普遍存在有困难找政府的固有思想,行政投诉渠道不畅在给消费者维权带来不便的同时,也会给消费者留下政府部门不作为、相互推诿的不良印象。大量消费者在向行政机关投诉受阻后,转而请求消协调解,使得消协组织受理食品类投诉数量大增,而消协组织未与食品监管机关建立有效沟通机制,行政处罚与调解脱钩,反而增加调解难度,不利于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在食品安全监管效率有所提升的同时,更应该保障消费者维权途径的畅通。

4、消协组织建设有待加强,处理食品类投诉力不从心

全市消协系统有市级消费者协会、区县消费者协会和消协分会三级组织,虽然区县消协名义上均建立了消协分会,但分会的力量普遍薄弱,部分分会只聘有临时人员,组织机构建设有待加强。消协分会的运行依托基层工商所,其在办公场所、人员配置上均与工商所存在重合,独立性较差,二者在调解消费纠纷的过程中亦难分彼此。消协受理投诉的数量增加,而基层分会化解消费纠纷的承载力有限,严重影响了消费纠纷调解的效率和效果。在食品监管职能划转,缺少工商部门配合的情况下,消协组织在处理食品类投诉时势单力薄,感到力不从心。食品消费纠纷无法合理分流,维权没有形成合力,给消费者维权带来困难。

三、新常态下,做好食品消费维权工作的几点建议

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在食品安全监管步入新常态的同时,消费者权益保障力度理应得到进一步提升。针对上述食品消费维权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1、宣传、普及新《食品安全法》,营造良好维权氛围

新《食品安全法》的出台对促进我国食品行业的发展,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具有重要意义。而做好新《食品安全法》的宣传和普及,在全社会形成强化食品安全监管的新共识,能对消费者权益保护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作为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社会组织,消费者协会应当充分发挥桥梁纽带作用,宣传好新《食品安全法》,向消费者和经营者开展好食品安全消费教育,提高消费者的法律知识和维权意识,引导消费者理性维权;提高生产经营者的食品安全责任意识,引导经营者合法经营、诚信经营,为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

2、深入学习新《食品安全法》,为解决食品类投诉打好法律基础

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由原来的104条增加至154条,对现行《食品安全法》作出多处实质性改动,新增和改动的诸多条款与消费者权益保护密切相关。其中,新法民事责任部分的规定不仅增加了赔偿首负责任制;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食品检验机构、认证机构的连带责任;还完善了惩罚性赔偿制度。

2015101之后,新法将成为调解食品消费纠纷的重要法律依据,投诉调解人员只有夯实法律基础,学习掌握好新《食品安全法》,才能在调解当中准确适用法律,才能树立公平、公正、权威的消协组织形象,才能更好履行消协组织化解消费纠纷的法定职责。此外,消协组织应当加强对基层调解人员的业务培训与指导,加强业务交流,提升整体维权水平,更好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3、尽快修订实施细则,保障消费者权利落到实处

新《消法》施行距今已经一年多的时间,而《北京市实施<消法>办法》尚未修订,内容滞后无法指导实践。《消法》中很多条款缺乏可操作性,没有实施细则,非现场购物“后悔权”等消费者权利难以落实到位。新《食品安全法》施行后也存在类似问题,新法变动较大,《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和《北京市食品安全条例》应及时根据新《食品安全法》作相应修订。只有尽快修订实施细则,增强法律的可操作性,“史上最严”《食品安全法》才能真正“严”到实处,消费者权益才能得到有效保障。

4、保障消费维权渠道畅通,降低消费者维权成本

降低消费者维权成本,首先应当畅通消费维权渠道。对于“食品监管机关是否对食品类投诉具有法定调解职责”法律并没有具体规定,但“向有关行政部门投诉”是《消法》赋予消费者的权利,是解决消费纠纷不可缺少的重要途径。食品监管部门对食品问题的专业优势和自身天然的权威性,使得行政调解较消协调解有着明显优势。国务院《关于加强法治政府建设的意见》(国发[2010]33号)也对行政机关在其业务职能范围内的社会纠纷负有行政调解职责作出概括性规定。行政投诉渠道畅通,消费者维权将更加便利,这不仅有利于对促进社会和谐稳定,也是我国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的应有之义。

5、加强消协组织建设,增强与各部门沟通配合,形成维权合力

作为消费者权益保护的重要力量,消协组织应当加强自身组织建设,保障各分会配备专职调解人员,努力提升消协组织化解消费纠纷的承载力。消协组织加强自身建设的同时,还应当加强与各部门的沟通联系。食品类投诉中,消费者同时向消协组织和食品监管机关投诉的情形较多,各部门缺少沟通、各自为政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新《食品安全法》强调食品安全社会共治,消费者协会应当主动加强与食品监管机关、行业协会以及媒体等部门的沟通配合,建立有效的沟通机制。只有各部门分工合作,形成维权合力,才能为消费者无忧消费保驾护航。

   相关附件
·
   相关文档
联系我们    |    网站介绍    |    技术支持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12 版权所有 北京市消费者协会
京ICP备12010422号